中国西藏网 > 即时新闻 > 博览

列国战疫:与美国为邻,墨西哥多“痛”了几分?

张奥林 发布时间:2020-08-28 08:39:00来源: 中国新闻网

  中新网8月28日电 题:与美国为邻,墨西哥多“痛”了几分?

  作者:张奥林

  一名墨西哥少年为追寻梦想误入“亡灵之地”,他发现,生活在这里的都是故去之人,只有在亡灵节才能和亲人“团聚”。而如果现实世界中不再有任何亲人记得自己,那亡灵们将终极“湮灭”,灵魂不再轮回……

  这是大荧幕上火爆一时的动画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的桥段,以艺术化的方式讲述了墨西哥人独特的生死观。电影中一曲情真意切的《Remember me》,曾让无数观众潸然泪下。

  电影中提到的亡灵节,是墨西哥现实中存在的一个传统节日。往年,每到11月的头两天,该国民众便布置起大大小小的祭坛,他们做骷髅头糖人、烤亡灵面包,在祭坛上撒满万寿菊花瓣,助亡者寻找“回家”的路。还有盛大热闹的游行,男女老少装扮成“亡灵”的模样唱跳畅饮,前往墓地与已故的亲人“倾诉衷肠”……

  如今,一切都变了。疫情的凶猛打击,对于死亡人数已高居全球第三的墨西哥来说,已太过沉重。不仅有超过6.2万人的生命被病毒无情夺走,热闹的亡灵节巡游活动,也改为线上举办,人们将被迫留在家中。寄托给亡者的哀思,更添一份愁绪与无奈。

  【来自近邻的致命威胁】

  从2月28日出现首例病例算起,墨西哥已在疫情中“挣扎”了6个月,不仅拐点迟迟没有出现,死亡率更是上升到了10.8%。

  8月的晴空下,维拉斯奎兹一家支起了他们的沙滩椅。被当作临时餐桌的板条箱上,堆满了玉米饼、香蕉和烤牛肉,外加一瓶洗手液。

  不过,这并不是夏日的野餐。他们当时是在蒂华纳的一家新冠专科医院外的院子里,等待亲人维吉尼亚。她在8月5日感染新冠病毒。

  等待的人当中,有维吉尼亚的丈夫、儿子和妹妹。但无一例外,他们并没有觉得会等来好消息。妹妹玛格德莱娜说:“我们住得太远了,如果他们(医院)打电话说到时候了,我们不能马上赶到医院。”

  而维拉斯奎兹一家的悲剧,在疫情严重的蒂华纳,仅仅是冰山一角。自疫情在北部强邻美国出现以来,这个边境城市就承受着疫情输入的压力。

  虽然美墨边境从3月底起就已暂时关闭,并禁止“非必要的”旅行,但正如《达拉斯早间新闻》此前指出的那样,“虽然边境已经关闭了几个月,但美国人仍在两国之间自由流动”。这一禁令,似乎只是单方面的。

  与蒂华纳比邻而望的,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。数月来,大量挂着美国牌照的汽车排成长龙,从这里越过边境,呼啸着进入蒂华纳。

  “最近几周,每天都有数十万人越过边境,其中90%是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”,美国驻墨西哥大使兰多在7月时如是说。而据美国媒体统计,仅在5月份,就有130万人跨越美墨边境。

  目前,美墨边境地区已成为墨西哥疫情的重灾区之一。与人口规模相似的美国圣迭戈县相比,虽然蒂华纳所在的下加利福尼亚州报告的病例总数更少,但阳性率和死亡率,却高出很多。

  8月12日,下加利福尼亚报告了197例新增确诊病例,而当天接受检测的人数仅有300人,阳性率高达66%!这与每天进行数千次检测但阳性率仅为3%的圣迭戈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死亡率更是触目惊心。下加利福尼加州是墨西哥死亡人数最多的州之一,其死亡率高达19%,远超圣迭戈的1.8%。

  “在未来几周内,我们预计病例会大幅反弹”,蒂华纳总医院急诊室医生穆罗在8月中旬悲观地预测。

  而来自国境以北的威胁,远不止于此。

  当地时间7月8日,在墨西哥蒂华纳的边境口岸,移民团体抗议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移民政策。

  “他们什么也没告诉我们,只是把我们扔进飞机,说要把我们送回墨西哥”。7月30日上午,一名乘机抵达墨西哥城国际机场的男子抱怨道。

  这名男子是来自墨西哥伊达尔戈州的年轻移民。他此前越过边境偷渡到美国,但在近日遭到遣返。

  “飞机上坐满了人,每排座位的两边各有三个人,不可能有社交距离,每个人的脚、臀部和手都被锁链锁住”,他在描述被遣返的遭遇时表示,“官员们在飞机上采取的唯一防疫措施,是在登机前检查血压和体温”。

  疫情暴发后,美国总统特朗普以防疫为由,对大量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的非法移民加大了遣返力度,但却未对他们采取适当防疫措施。像这名年轻移民一样,他们回到原籍国后,给当地疫情防控带来的巨大风险,显而易见。

  墨西哥萨卡特卡斯州自治大学研究员加西亚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,对美国来说,遣返非法移民比对他们进行隔离救治更简单,成本也更低。

  【争夺地盘的跨境毒贩】

  除了从近邻源源不断“输入”的感染风险,绵延3200公里的美墨边境上,有更多危机潜伏。

  奥比德是海滨城市玛哈威的市长。4月上旬的一天,在前往金塔纳罗奥州的途中,另一辆车突然停在他乘坐的面包车旁,并向他开火射击。

  奥比德受伤后不久,就被宣布死亡,枪手则逃之夭夭。后来,调查人员在现场,发现了20个用过的弹壳。

  出事前,奥比德就曾收到过贩毒集团的死亡威胁,只因他为防疫情扩散,决定封锁玛哈威的公路。而此举,可能妨碍当地贩毒集团向临近国家运送毒品。

  对于凶残的毒贩来说,不仅要清除防疫带来的“障碍”,为获取疫情背后隐藏的利益,他们更是不择手段。

  疫情暴发后,部分墨西哥军警被抽调参与“封城”。留下的真空地带,成为贩毒团伙眼里的“肥肉”。

(责编: 王东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